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恩师·家庭 > 详细内容
关牧村袒露心声:再婚让我如此美丽
发布时间:2011/1/20  阅读次数:6138  字体大小: 【】 【】【


                            关牧村袒露心声:再婚让我如此美丽    

    ○  文  佳    
                                                                                        


     关牧村是中国歌坛的一朵奇葩,独特的音色、极高的音乐修养使她多年来一直深受观众喜爱,她那美丽、抑郁的眼睛尤其令人心动。笔者知道她过      
去很苦,事业虽成功,婚姻却不幸。事隔多年,笔者再见到她时,发现她精神面貌已焕然一新。日前,在静谧、安逸的她家里,笔者触到她曾经的痛,看到她步入中年后人生幸福、祥和的一幕......  

                                                        


下面,请听关牧村袒露心声。  
      
      走出围城,我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    


     我从小就喜欢唱歌,中学毕业后曾在天津钢锉厂当了七年车工。20世纪80年代初是我事业最红火的时期,我有幸遇到恩师、著名音乐家施光南,接连唱红了施老师创作的《打起手鼓唱起歌》、《祝酒歌》、《吐鲁番的葡萄熟了》、《月光下的凤尾竹》等歌曲,成为80年代最受欢迎的歌手之一。我的第一盒音乐磁带销量破了纪录。后来,我主演施老师创作的音乐故事片《海上升明月》,事业迈上一个新台阶。由于一直忙于事业,我直到30岁才结婚。婚后,我考进中央音乐学院深造,毕业两年后才要孩子,那年我已经35岁了。  




第一次成家,事业一片辉煌的我婚姻生活并不美满。从生活观念到为人处世,我和前夫存在很大分歧。我虽然享有相当高的知名度,但仍以平常心处世,对名利看得很淡。前夫认为我不会折腾,常说:"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声誉和影响,早就折腾到外国去了。"我的名气之大,令前夫心理很不平衡,他特别怕听到别人说他"生活在关牧村的光环之下"的玩笑话,可偏偏事与愿违,他经常听到。这样一来,他认为自己生活在我的阴影之下,认为我老压抑着他,回家总和我吵架。我前夫满脑子就是他的事业,每天忙工作,根本顾不上家,更无暇顾及孩子。他凭着一腔热情,一会儿搞摄影展,一会儿当导演,一会儿出书,然而,结果总是与他想得到的存在很大差距。事业上的不顺利更激发他原本就火爆的脾气,只要他碰到不顺心的事,我和儿子龙龙便成了他的撒气筒。  


35岁才做母亲的我对儿子龙龙疼爱有加,我特别害怕不和谐的家庭会对孩子的心灵造成伤害,对孩子的成长不利,所以无论前夫说什么再难听的话、发再大的脾气,我都强忍着不去跟他争吵,只躲到一边偷偷地抹泪。生活在这种环境中,龙龙显得特别懂事,每当看到我哭,便悄悄地拿来毛巾替我擦泪,还把小脸贴在我的脸上,紧紧地搂着我,稚声稚气地劝我不要哭。此情此景,常常让我感动得无以复加。  




我和孩子的隐忍没有换来前夫的警醒,随着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他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要是碰上他喝了点儿酒才回家,我和龙龙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有一次,前夫大闹一场走后,儿子依偎在我怀里,仰着小脸看着我竟像小大人似的说:"妈妈,你太苦了。"一句话感动得我忍不住又哭出声来。那时,孩子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支撑。有多少次,与前夫吵过之后,我夜不成眠,想到了离婚,但想到龙龙又马上打消这念头,害怕龙龙生活在不完整的家庭里,心灵会再度受到伤害。  


一天,前夫为了举办自己的摄影展回家找我要钱,我没有把钱给他。他从来不往家里交钱,我挣钱不多,要支付家里的一切开销,还要负担孩子,根本就没有富余的。前夫拿不到钱勃然大怒,对我连推带搡。儿子在一旁吓得"哇哇"大哭。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让我心痛极了,真担心儿子弱小的心灵经受不起这种打击。前夫发完脾气走了,我擦干眼泪,试探着问龙龙:"妈妈要离开爸爸,你同意吗?"没想到龙龙马上说:"妈妈,你赶快离开爸爸吧!爸爸是大灰狼。"孩子饱含童真的话,令我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我知道,前夫对孩子心灵造成的伤害太大了,我和他若再凑合下去,不仅不能给儿子温馨的家,也不会对儿子的成长、教育有任何好处。儿子的话促使我下定离婚的决心。  

  办离婚手续的前一天,我看着儿子一夜没睡。第二天临出门前,我望着孩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想听听儿子有没有什么话对我说,但儿子一直沉默。我问儿子:"你知道妈妈今天出门干什么去吗?"儿子懂事地望着我说:"知道。妈妈,祝你成功!"我紧紧地把儿子搂在怀里,止不住的泪水滚滚而下。  


离婚后,我独自一人带着龙龙过了几年,工作很忙,生活很苦,但心情很好,再不会像以前那样胆战心惊,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爱情和婚姻不抱任何奢望,过着心如止水的生活,根本没想到能有幸结识今生给我莫大幸福的男人--江泓。  


                      人到中年,爱悄悄地走近我  


那时,我知道江泓这个人已经有十几年了。我是全国青联第六、七、八        
  
届委员,第九届青联副主席,与团中央有整整20年的工作联系,而江泓在团中央工作了多年。江泓担任团中央宣传部部长时,我经常参加他组织的公益演出,双方接触很多,但我们都把自己埋得很深,在频繁的交往中只谈工作。  


江泓了解我的私人生活完全是一次偶然。1994年,一位美籍华人找到江泓,让他帮忙联系几位国内知名演员到美国演出,他马上就想到了我。那时,我借住在北京官园桥附近的平房中,生活非常窘迫,精神也异常郁闷,我没有请阿姨,照顾孩子、整理房间、洗衣物、买菜做饭等家务活都是我自己干,很累,也很苦。不过,我从没因为个人的私事耽误工作,常年累月、毫无怨言地参加组织安排的演出,出差时就把孩子托付给我弟弟照顾。  


江泓到我家来找我的那天,正碰上我刚从外地演出回到家。我出差一个星期没在家,屋里一片狼藉。我刚到家,江泓就进门了。看看家里乱得下不去脚,我忙把孩子换下的衣服丢进洗衣机,手忙脚乱地将沙发收拾出来请江泓坐,然后到厨房烧水。我转回来时,江泓还站在那里发愣。我以为他嫌我们家乱,挺难为情的。江泓瞪大眼睛望着我说:"你这个全国著名的歌唱家怎么可能生活在这种环境中?真没想到。你每次演唱哪来那么饱满的热情?"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当时,他给我留下了善良、很有同情心的印象。  


我这个人热情好客,坚持要留江泓在家里吃饭。我给他沏好茶,就骑自行车上街买菜,回家后很麻利地给他做了一顿家常饭。看着一桌还算丰盛的饭菜,江泓感叹地说:"没想到你还是居家一把好手。"  


之后,我和江泓成了朋友。他觉得我太苦了,常常想方设法帮助我。他觉得我不应该过这种生活,也不应该让生活琐事占去我太多的时间,而应该把时间和精力放在事业上,多唱几首观众喜爱的歌。他常常深深地凝视着我疼惜地说:"社会上尊重你的人很多,但关心你的人太少了。"  


我是很要强的女人,从不愿向别人诉苦,只要自己能解决的事就绝对不找别人帮忙。与前夫离婚时,我将自己在天津分到的房子给了他,自己带着孩子、拎着箱子到了北京。因我是全国政协委员,政协借给我一处住房,让我暂时栖身。那房子是因为要拆迁才腾出来的,我们住了一段时间后就拆了,我和儿子又成了无家可归之人。江泓和一些朋友经常费心费力地帮我借房子、收拾、搬家,然而大家费了半天劲儿,好像刚把我家安顿好我又要搬了。几年间,我就搬了四五次家,全亏有江泓和朋友帮忙。  


交往久了,我得知江泓其实生活得也不幸福。他是东北人,前妻是他父亲在东北老家选定的,他当时不同意,曾请求父亲把找对象的权力交给他,可是他父亲执意不肯,甚至在遗嘱中特别交待江泓娶她,江泓万般无奈,只好按父亲的意愿结了婚。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没有坚实的基础,婚后的生活可想而知。  


在一起接触多了,我发现江泓与我有很多相似之处。对流行的东西我们都不太热衷,安安静静地捧着书看则是我们一致认为最惬意的事情;体育锻炼是我们共同的爱好,单位有打网球项目的娱乐活动,可以同时看到我们的身影;我们的价值观念、为人处世方法也很接近,遇到多大的事都可以做到荣辱不惊。有几位中央首长曾亲口告诉我,他们最爱听我的歌。我听了非常感动,以此为最大的光荣。江泓听了也为我高兴。事后,我把这事埋在心底,没有对外炫耀。有同行觉得我很傻,说:别人做梦想得到的赞誉,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可惜你不知道这些话的价值,也不懂得利用。但江泓不这样看,他认为我做得对。  
团中央组织了很多公益活动,这使江泓比别人有更多听我唱歌的机会。他从我的歌声感受到我的内心,从我演出的过程了解到我的为人。几年接触下来,我们的心慢慢地贴近了。  


江泓的仕途一直很顺,他很明白稳固的婚姻对事业的重要性,但哪个男人不想拥有支持自己、理解自己的贤妻?不想拥有温馨、恬静的家?所以,在决定是否离婚的问题上,他是经过痛苦抉择的。他最终决定直面离婚风暴。他打电话问我怎么办,我深情地对他说:"回来吧!男人不止当官一条路。"他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半开玩笑地说:"不行的话我就回老家当农民。"我立刻说:"你回家当农民,我也跟你一起去!"后来,他很认真地对我说,当时我的那番话给了逆境中的他莫大的慰藉。他说:"只有你才能这样理解我。这让我感动。"  痴情男儿,回归爱的港湾  


1998年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与江泓并肩走进办事处登记结婚。我俩表面很平静,内心却像汹涌的大江奔流。我们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不要说我们要面对外界的压力,就是与自己也不知斗争了多少回。  


领到鲜红的结婚证,我们相视而笑,彼此读懂了对方眼里的幸福和踏实:我们在饱经生活坎坷之后,终于有了可以相濡以沫的终生伴侣!  


我们都不想声张,连结婚仪式也没有办,只是商量怎么把喜讯告诉好朋友。我对江泓说:"我们先看看那些在我最困难时给予我帮助、给予我精神鼓励的工人师傅吧。"  说完,意味深长地注视着他。我心里想,他会不会不愿意呢?他会不会说"北京这么多领导、朋友不先拜访,却要先拜访天津的工人朋友"呢?没想到江泓深情而赞赏地看着我,连声称好。于是,我们先去了天津。一见面,工人师傅就喜欢上平易近人的江泓了,都为我高兴。至今,我们和工人师傅来往还很多。  


回京后,我们又去团中央看望江泓过去的老领导、老同事,给他们发喜糖。团中央的人得知我俩结婚了,都感到很意外,连声说"没想到,没想到",但稍后又说:"仔细想想,你俩都有事业心,都有不错的成就,都善解人意,都为人真诚、热情,很多方面真的很相似,你们结合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团中央是我的第二个工作单位,那些领导我也很熟悉,亲耳听到他们对我俩婚事的肯定,真比给我们送什么贺礼都高兴。  


我知道江泓为了我失去了大好前程,心里总有歉疚感。江泓却没有在我面前流露过一丝一毫的遗憾,反倒安慰我,尽量让我感到他很满足。他曾开玩笑说:"有了你做妻子,给多大的官我都不换。"  


江泓在我儿子龙龙身上投注了比我更多的关爱,他为龙龙批阅作文、检查作业,陪龙龙练习书法、绘画。看着他们在温柔的灯光下相对而坐,像亲生父子一样言笑晏晏、融洽默契,我心里就特别踏实。龙龙不但对江泓有感情,还把他当成偶像来崇拜,常常很自豪地对同学说:"这点儿事怎么能难倒我爸爸?我爸爸是经济学博士,什么都会。"  


结婚后,我们开始营造自己的家。当时,江泓正好从外地回京,还没安排工作,我俩就一起跑遍东西南北城,寻找合适的房子。一天,我们按照广告指引来到北京世界公园对面的小区,却没有见到广告上介绍的美好家园,见到的只是一片荒地。江泓一看心就凉了,说:"你一生受了那么多苦,现在都快进入老年了,我希望让你住得舒服些。这里一片荒野怎么住?走吧!走吧!"我有些迟疑,说:"既然大老远地跑来了,我们为什么不听一听地产商有什么想法?"从地产商那里,我们了解到这地方原来是皇家苗圃、北京的花乡,环境不错,发展前景也不错,价格比北城每平方米要便宜一两千元。江泓见我中意,也爱屋及乌地喜欢上了。我怕他是违心的,再次征求他的意见。江泓深情地注视着我,诚挚地说:"买房子本来就是为了让你拥有温暖的家,你满意了我就满意。"也许别人觉得这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可我感动得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儿滴下来。是啊!我日思夜想的不就是拥有一个温暖的家,有一个体贴入微、善解人意的丈夫吗?  

我们用八年期贷款买下这座面积300多平方米的房子,开始营造自己的安乐窝。江泓自任设计师,对每一处都画出设计图,让我提参考意见,我负责选料和色彩搭配,然后两人一家一家地逛装修材料店,每天同出同进。买装修材料是很烦人的事,可我俩逛得津津有味,觉得两人在一起怎么都好,干什么都行。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每每到了中午我们还不知道饿,经常逛到下午二三点钟才找小铺随便吃点儿什么,然后接着逛。  


最牵系我心的是琴房,那是江泓刻意为我设计的,施工时我去了外地。我演出归来,江泓把我领到地下室的琴房,我一下子被房间的美丽惊呆了。我打开钢琴,手指飞快地在琴键上跳跃,忍不住放开嗓子高歌:"离开家乡走四方,任何事难动心肠,只有家在吸引我,破旧简陋又何妨!枝头小鸟在欢唱,召唤我快回家乡,宁静生活又重来,它比什么都要强。家,多么可爱的地方,就是我走遍天涯,我总怀念我的家。"江泓靠在钢琴上,脸上是梦一般温柔的微笑。我俩一个唱得入迷,一个听得沉醉,那份和谐、默契是我一生的追求!  


日子幸福了,我每天笑口常开,人胖了,脸色也好了。江泓说我是"苦相变福相"。朋友们都说我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漂亮了。  


刚结婚那阵子,我的演出活动特别多,江泓自费陪我到各地去演出。每次看到观众围着我要求签名、照相,他都特别感动。他说,真想不到,这么多年了观众还这么喜欢你。但他从不凑上去介绍自己,而是远远地躲在一边,分享我被观众宠爱的幸福。  


演出之余,我们一起登名山大川。旅游拓展了江泓的事业:在云南,我们频繁接触到摩梭族一种有着千年历史的纯天然米酒,品尝过几次之后,他决定把它开发出来。  


为了开发米酒,江泓三年去了30趟丽江泸沽湖。听说那里冬天没有暖气、阴凉干冷,夏天的蚊虫大得吓人,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我真心疼他,但又不能阻拦他,毕竟男人要有自己的事业。我们每天电话不断,他什么都跟我说,他遇到的困难、进展的情况,我全知道。看着米酒一步步开发成功,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再一次事业辉煌,我觉得十分自豪。  


2002年新年刚过,我俩又要各奔东西了。我要去东北参加慰问活动,他要赶去丽江。我本来是10点多钟的飞机,比他晚两个多钟头,但早上5点多钟我就同他一起起床,帮他一件件仔细地收拾行装,然后和他一起同去机场。依依不舍地将他送上飞机后,我在机场足足多呆了两个钟头,但我心中感到幸福、满足。  


是的,在我心目中,江泓是好朋友、好大哥、好丈夫。他欣赏我,尊重我。人到中年才找到心中的伴侣,才真正拥有幸福的生活,我俩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缘分。  


                                                                              责任编辑:翟永存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2]
    暂无已审核评论!

欢迎光临关牧村网站  让我们沐浴关牧村的天籁之声  学习关牧村的慈善博爱精神

copyright 2000-2009 中网 ( zw78.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号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