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慈善·环保 > 详细内容
关牧村“妇唱夫随”为慈善
发布时间:2011/5/23  阅读次数:5832  字体大小: 【】 【】【

  

  

关牧村“妇唱夫随”为慈善

  

  

       “大地中镶嵌着琴弦,泉水中滚动着雷鸣”,这是关牧村日前在美国演出后,当地华人社会对她歌声的评价。昨天上午,这位国内独一无二的女中音歌唱家来到广州,记者在酒店对她进行了专访。

  

   因为前天晚上睡得晚,关牧村刚刚起床。开门、烧水、泡茶,全是她丈夫江泓在里外忙活。一会儿,关牧村面带微笑走进客厅,一身素色连衣裙,搭配一串光泽盈润的珍珠项链,显得端庄典雅。两口子紧挨着在沙发上坐下,关牧村爽快地说:“咱们开始吧。”

  

   有意思的是,虽然接受了采访,关牧村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其实我这人比较低调,不大习惯接受采访。”艺术,工作?“嗨,那都没啥好说的。”倒是江泓在旁悄悄插口:“你不是刚……”“要不聊聊……”“还有……”一半提醒,一半鼓励,关牧村这才慢慢地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关牧村除了是歌唱家,还是连续四届的全国政协委员,更是国家的环保大使、中华慈善总会的慈善大使。这些大使的“帽子”可不是随便戴的,关牧村为之付出很多心血。做环保大使的时候,关牧村专程去三峡调查库区建设的环保问题,一呆就是好多天;做慈善大使更是体力活,关牧村为此走遍了全国各大福利院、医院和敬老院,除了唱歌慰问,她还和义工们一起打扫房间,为病人喂药,一点不偷懒。说起这些,关牧村精神很足:“其实我能做的很有限,但可以倡导一种精神,号召全社会一起来做,挺有意义!”

  

   说到做慈善,关牧村谈得更多的是国家和集体,不怎么愿意说她自己。比如她一人资助26个孩子上学,本来挺有新闻价值的,她却不愿意说。“做点好事,就老挂在嘴上,王婆卖瓜似的,多不好。”只好作罢。后来还是江泓告诉记者一个故事,那是关牧村4年前去云南时牵起的一段奇缘。那天,关牧村来到泸沽湖旁的“女儿国”,遇到一个摩梭族老人。老人告诉她,他们族有一种传了两千年的酿酒秘方,喝了以后乌发驻颜,可惜现在快失传了。关牧村听了以后,回来跟丈夫商量怎么才能保存下这个宝贵的民族遗产。身为经济学博士的江泓经过一番周密的调查和筹备,决定跟华中农业大学的酿造专家一道,把这种酒开发出来。如今这种酒已经在国际上打响了名声,在国内也即将投产,而设在当地的酿酒厂则一举解决了几百人的就业问题。当初的那个摩梭族老人如今天天都为关牧村祈祷平安。

  

   说到她的歌,关牧村说,很多人只记得《吐鲁番的葡萄熟了》、《我的太阳》这些老歌,却不知她一直在出新歌,从没有懈怠过。像最近推出的《家乡有棵相思树》、《阿妹的心》,均为施光南的遗作,歌词旋律一点不比老歌差。今年年底,关牧村要出VCD专辑了,到时候老歌新歌都会收录。关牧村说:“这是给喜欢我的观众的一份礼物,也是给我自己的礼物。等将来老了,可以拿出来看一看,听一听。”

  

   生活中的关牧村比较粗心,常常连自己的资料都整理不齐全,细心的江泓就处处照应。他还是妻子的忠实歌迷,关牧村的每首歌他都会唱。关牧村笑着说:“他也是追星族,只追我一个星!”

  

   谈了一个多小时了,关牧村还没有吃早餐。那边江泓一看采访完了,赶紧递上一根香蕉———剥了皮的。关牧村接过,香甜地吃了起来,江泓在一旁微笑地看着,房里飘起了一股幸福的香气。  

  

【关牧村】 1987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为沈湘老师学生。199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获硕士学位。现为天津歌舞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天津市音乐家协会主席、全国政协委员,享受首届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关牧村具有多方面的艺术修养,对音乐内涵有深刻而独特的理解,坚持以民族性为基础,吸取美声唱法之长自然融入自己的演唱风格之中,她的演唱使民族音乐艺术得到了升华。关牧村的音色醇美、深沉、厚重、细腻、浓情,如来自天籁,是深受广大观众喜爱的艺术家。

70年代起曾以《打起手鼓唱起歌》、《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等演唱作品为大家所熟悉。80年代曾主演并主唱了中国第一部音乐故事片《海上生明月》,又主演了歌剧《宦娘》,参加了歌剧《屈原》、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中国革命之歌》、电视艺术片《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美丽的敦煌》的演出演唱。曾获首届青年歌手大奖赛二等奖、首届金唱片奖、并获首届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唱演员等荣誉。录制多张个人唱片在海内外发行,先后在北京、天津、上海、南京、沈阳、武汉、青岛等地举办个人独唱音乐会,并为多部电影、电视剧、艺术片配唱主题歌;还多次出访日本、美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瑞典、丹麦、泰国、新加坡、澳大利亚及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参加艺术交流和演出。

关牧村热心慈善公益事业,曾连续几年被评为天津市劳动模范,荣获国家民委民族团结进步模范、文化部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红十字总会 博爱大使,国家慈善大使、国家环保使者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幸与不幸

关牧村自述

  

苦难是不幸,也是财富。正确认识这个真理,不幸也幸。

我是在十分不幸与十分幸运中成长起来的。生活教我懂得了:人在困难的时候是渴望帮助的,要学会帮助人;自己是在许多人帮助下长大的,千万不要忘记去帮助他人和社会。

在我10岁时,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又被错划为反革命分子关进了监牢。我只好带着幼小的弟弟艰难度日。我再也不能帮妈妈生炉子,倒炉灰了,再也不能给妈妈讲从广播里学来的故事,让妈妈开心了。但在悲痛中,我记住了母亲的话,妈妈临走时拉住我的小手说得那句话:孩子,你有非常好的音乐天赋,要好好学,好好练,一定要唱出来。

现在我是唱出来了,不过,这唱出来的背后有很多的幸运。

我幸运自己有个好妈妈,她是我的音乐启蒙老师。妈妈用全部的心思表达了遗愿,我要用行动告慰她的在天之灵。所以,我每天很早就起床来到河边,练习发声,尽管那时处于极度忧郁孤独的生活中,但我能感觉到甜。

我幸运自己有个好父亲、好弟弟。爸爸是立过功的功臣呀!怎么会是反革命呢?我百思不得其解,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到了坚强,所以宁肯不要文艺团体录用自己,也不和父亲脱离关系。在异乡的爸爸每月勒紧腰带寄来的20多元钱,不够吃的,弟弟在卖菜的地摊上捡点菜叶,搅成菜糊糊吃,一次竞卖血买米;我难过地哭了。

我更幸运的是自己遇到了一些好老师:施光南、于淑珍、沈湘……我演唱的许多歌曲,如《吐鲁番的葡萄熟了》、《月光下的凤尾竹》、《打起手鼓唱起歌》、《祝酒歌》等不少是施光南老师为我量身制作的。当他得知我被评为全国新长征突击手标兵后,特意创作了《假如你要认识我》。于淑珍老师留心我的演唱,感到不足的地方就及时指出来。沈湘老师是著名的音乐教育家。我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深造时,经常聆听他的教诲并为其非常负责的精神而感动。他说:自然美的心灵流淌出自然美的声音。针对我,他和施光南反复讨论具体指导方法,采用了保留个性风格,在学发声方法的基础上,尽力扩展音域的教学方案,采取了广泛接触世界名家作品,从中吸取精华,使之更加细腻成熟的教育方法,刚开始不是过多地讲理论,而是一段段演唱西方著名歌曲,这使我终身受用。多年后,我认识到更重要的一个道理:唱歌不能只把音符唱准,要注重唱情,要把歌曲所表达的感情淋漓尽致地倾诉给听众,又恰到好处。

我还幸运的是和文艺界老前辈结成纯洁的友谊。他们的淳淳教导是一济济良方妙药,使我坚持长期修行,脚踏实地,不浮躁。其中,相声演员常宝华给我帮助很大。有一件事,我记忆犹新。一次,他问我:小关儿,你多大了?我有点埋怨地说:瞧,常师傅这记性,咱们认识两年,我都19岁啦!他又问:你想干文艺工作吗?我说:我做梦都想唱歌,怎么不想干文艺工作呢?他追问一句:是唱一阵子还是想干一辈子?我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了:干一辈子呗。他着重地说:我以长辈的身份要求你,三年之内不准谈恋爱,要苦练三年能做到么?我严肃地保证:坚决做到。后来常师傅从工厂返回海政,又到北京工作。我们接触不多,就给他写信:父亲平了反……我每日坚持练声……还没交朋友;光荣加入共青团……我每日坚持练声……还没交朋友; 我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到了天津歌舞团……在繁忙的演出工作外,坚持练声……我还没交朋友……

其实,我最幸运的是我有这么多的观众。

记得一年夏天,常州市交通台进行万卷问答:一面是香烟广告,一面写着一句问话:你最喜欢的歌唱演员是谁?承诺把得票最多者邀请到常州演出。我有幸去了常州,在公园广场演唱。观众十分热情,演出结束了,仍久久不想离去。一位老大姐想挤到台前与我握手,怎么也没挤上来,得知我已离开,竞坐在草地上哭了起来,后被一位工作人员带到我的住地,情不自禁地抱住我,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原来,这位大姐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20世纪70年代随爱人支边,去了青海,那时常听我的一盘磁带。她说:磁带给他们带来莫大的慰藉与快乐,伴随他们度过了那个年代。还有件事,发生在几年的元旦前。北京临终关怀医院的多位老人给我寄来一张新年贺卡,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几行字,说他们非常喜欢听我的歌,临终前希望能再听一次。贺卡上还按了手印。我接到贺卡后第二天就赶到了医院去问候那些老人,为他们唱了几首歌,老人们感动得直落泪。有位老人激动得放声哭泣,打了一针镇定剂才安静下来。我把带来的书和光盘留下,还留下一万元钱。他们让我感动并深受教育,但我体会最深的是作为一名歌唱艺术家,喉咙是长在自己身上的,但其艺术生命却存活于观众之中。有了观众鱼得水,没有观众树断根。我很在乎观众的反应,把让观众满意看作一种责任,把观众满意当作自己的快乐。

我的工作性质,决定我成了躲也躲不开的公众人物。公众人物也是个围城,没有成为公众人物的一般会羡慕公众人物,有观众追着,有电视台追着,很风光;而当了公众人物又会感到很累,不得安宁,想寻个清静。特别是自己如不能正确对待自己时还会浮躁、傲气、脱离社会与观众。我是一直夹着尾巴做人的。后来我爱人看我过于拘谨,跟我说:别夹着尾巴,也别翘尾巴,舒展着尾巴就行了,就是要保持一颗平常心。我在艺术上是自信的,可平常生活中我并没有把自己看得很高。

我最难忘沈湘老师对我的教诲。他说:你的演唱有一种自然美的东西在里面。除了你的先天嗓音条件,与你自然美的心态有很大的关系,一定要保持住你自然美的心态,这样,你的艺术生命就会长青。歌唱艺术中,情感因素影响很大,躁气、傲气、怒气从声音中会传递出来。尽可能保持真、善、美之心,才能持有真、善、美之声,才能与真善美之人共鸣。

有人跟我说:你是我们国家第一届青年歌手大奖赛留在国内的最高得主,又是沈湘老师的高足,少有的女中音,该摆摆谱了。我说:人什么时候都要客观看待自己,深怀感恩之心。首先要感谢改革开放的好时代,没有这样的一个时代,我们是不会有今天的。还要感谢这么多观众和媒体,是他们在成就着我们。

就这样,十分不幸与十分幸运发生在我的身上。现在,作为一名歌唱家,我更愿意成为一名朴实的为人民服务的歌唱艺术家。我深深地知道不幸有幸、幸有不幸的道理,更注意也愿意在不幸中寻找快乐,在万幸中深怀感恩,做出善举,不是做给观众看的,也不是给社会看的,而是做给自己的。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欢迎光临关牧村网站  让我们沐浴关牧村的天籁之声  学习关牧村的慈善博爱精神

copyright 2000-2009 中网 ( zw78.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号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