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牧村心语 > 详细内容
唱着施光南老师的歌走进青联
发布时间:2011/2/25  阅读次数:3863  字体大小: 【】 【】【

唱着施光南老师的歌走进青联

文/关牧村


  作为两届全国青联副主席,我在这个光荣的组织里度过了将近20个年头。我热爱青联,为她而欢乐、荣耀和自豪。青联,在我心中是一面旗帜,一面永远飘扬的先进青年团队的旗帜。

  与施光南老师的一段情缘

  从艺以来,我演唱了施光南老师的很多作品,可以说,在业务上,施光南老师改写了我一生的音乐之路。同时,施光南老师也是一名老青联委员,是第六届全国青联副主席。成为许多青年,特别是文艺界青年人的挚友,许多著名音乐家、词作家、歌唱家都被他团结在周围,我则有幸、有缘得到了施光南老师特别多的点拨和提携。
  在我的眼里,施光南亦师亦友。
  回首来时路,我必须承认,这一生,施光南老师对于音乐,对于人生的纯净态度,对我一生影响尤深。还记得在演绎他创作的歌剧《屈原》中南后一角时,由于他为女主人公南后所设计的唱腔旋律难度极大,初稿完成后,许多人曾想一试身手,但最后都力所不逮,难以胜任,后来我接下了这个角色,通过认真揣摩角色的内在情感,演出获得了成功,后来,著名音乐指挥家郑小瑛感叹说:“光南这部歌剧看来是专为关牧村写的。”听到这样的评价,对于我无疑是最好的褒扬。
  对于我与施光南老师的合作,施光南的夫人曾这样评价:“施光南与关牧村的合作可谓相得益彰。施光南遇上牧村,他创作的歌曲才会以这么美妙的声音播洒人间;关牧村如果没有遇到光南,也不会演唱这么多动听的歌曲。”后来,施光南老师为我量身创作了《多情的土地》、《月光下的凤尾竹》、《假如你要认识我》、《吐鲁番的葡萄》、《打起手鼓唱起歌》等十几首经典歌曲,至今广为传唱,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欢。
  洪如丁老师的如许评价对于我来说实在太重,遇上施光南老师,对于我来说,是一生的幸运,也正因如此,当施光南老师带着对音乐的无限热爱抱憾离世后,我接过了他对人民,对音乐无限热爱的接力棒,频繁奔走在车间草场、田间地头,矿井深处,把音乐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我曾作为中华青年友好代表团团长率队赴日本、香港和澳门访问,均大获成功。我不仅把歌声留在了异乡,而且把中国人民的美好祝愿和友谊也带给了这些国家和地区。日本创价学会池田大作对我说,与中国青联优秀青年接触,非常高兴,希望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1994年,我还代表中国青联与日本友好团体签订了互派留学生10年协议书。作为连续五届的全国政协委员,我也努力调研,就文化、教育、公益事业提出了多个建设性提案,引起了有关方面的重视。
  音乐之外,我因为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活动,获得诸多头衔:全国先进工作者,文化部“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天津市劳动模范。但对于我来说,最有分量的,是观众对自己的爱。我不止一次说过:只要人民欢迎,就要为人民演唱下去。

  

  白日的喧哗终将褪色,而夜晚,我们终将面对自己的心灵。虽然施光南老师已离开我们,但我的内心,仍常常想起他未竟的创作《吉普赛女郎》,冥冥中,我常想,虽然施光南老师的剧本没有完成,但我后来的人生路,却像那位吉普赛女郎一样,把对生活的热爱,通过歌声传给了所有热爱生活的人。我想,这应该也是施光南老师的心愿吧。

  

  青联,我成长的港湾

  我的音乐人生,从遗传学角度讲,从母亲开始,就已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我的妈妈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不仅爱好广泛,而且曾受教于一位欧洲音乐教师,专攻声乐,这在旧时代的大陆地区,几乎是一件难以想像的事情。应该说,这也从另一方面充分说明我母亲所处的这个家庭对于教育的重视和对女孩的关爱。在这样的传统以及妈妈言传身教的启蒙教育和影响下,我很自然地爱上了音乐。
  1957年之后,由于政治运动的原因,命运的打击一再降临。直到1979年,父亲终于平反出狱,一家人得以团聚,我的处境也才开始有了改观。
  1980年,香港《大公报》刊登一则特稿,艺术大家夏衍老先生难得且充满激情地向香港歌唱界介绍新人我的情况。他说:“天津有位很年轻的女中音歌唱家关牧村,父亲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送到山西,后来被吸收进天津歌剧团。”夏老的公开赞誉给我铺就了一条艺术光明之路,从此,这条路导引着我在艺术之路上越走越宽阔。
  在歌唱艺术的田野里,除了我不倦地追求和辛勤地耕耘外,先后几位老师的热心指导更是我取得成功的关键。这里面,有原天津警备区的彭维刚老师、已故的蒋杰老师,在最困难的情况下,在做人和演唱方面都给了我难以忘怀的教诲。正是以前的苦难,让我深知学习的艰难。因此,在学习的过程中,不论是瓢泼大雨,还是更恶劣的天气,都不曾落一节课。我始终相信,付出终有回报,正是通过不懈的努力,我才换得了后来的机缘与成功。

现在,虽然我已经退出了青联,但是这种宝贵的人生体验却为我的演唱生涯积攒了丰厚的积淀。
  
  1983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关牧村唱片、音带歌曲选》被天津歌剧院选中后,我结识了人民音乐家施光南先生。自此,我的艺术人生进入了新的阶段。
  我始终相信,与一代音乐奇才施光南先生的合作,是我艺术生命中一段可遇不可求的机缘,而进入青联大家庭,则让这种亦师亦友的机缘顺理成章地延续下来,更为我的成长提供了一个愈加广阔的天地,也让我的人生点燃了更加明亮的热情与希望。
  还记得1984年,我和施光南老师还有其他委员到云南、贵州等地慰问边疆青年,那时候条件很艰苦,汽车在大山里一跑就是十几个小时。我晕车,吐得一塌糊涂。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一路演,一路吐。群众对我们赞扬不绝,我们就像长征队伍一样,走到哪,宣传到哪,全体委员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相互鼓励,真的像一个大家庭,没有一个喊苦叫累,感人的场面至今仍在我脑海中。从那时起,我们就感受到了青联组织的魅力。青联组织里渗透着一种与爱国、团结、进步主旋律密切相关的文化,这种文化所表现出团队成员的真诚、友谊、互助以及对社会的关爱精神是许多团队不可相比的。这种先进的团队文化,一方面来自团队成员的先进性,另一方面来自团队实践活动的影响力。

 在青联组织里的20多年来,我亲眼目睹了青联在社会和青年中具有的影响力和感召力。全国青联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实践活动,激发海内外青年报效祖国、振兴中华的巨大热情;评选“十大杰出青年”,派遣优秀青年出国研修和通过各种方式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事业大力举荐和培养优秀青年人才,我参与了青联许许多多这样的重大活动,可以说我的成长是和青联分不开的。从青联这个先进青年团队中学到了许多宝贵的东西。
  我多次参加团中央“三下乡”活动。我曾随团到西藏、内蒙、河北、宁夏、广西等省市自治区以及西沙、南沙群岛等地进行慰问演出,为这些地区的群众送去了丰富的精神食粮。在西藏演出期间,我身体状况很不好,但还是坚持了下来,圆满完成了任务。纪念五四运动八十周年大型文艺晚会、庆澳门回归天安门广场大型演出,我都参加了。我给自己定了原则,凡是青联组织的活动,只要需要我参加,再苦再累我也要参加,因为这是一种责任。实际上,在付出的过程中,每次也有很多收获, 在每次慰问演出回来,都会在与群众的接触和实地考察中,学到很多在城市里感悟不到的东西——一种精神和心灵的升华,一种更高境界的理想实现和体验。

现在,虽然我已经不再是其中一员,我的心却永远留在那里。想起那时我在青联中是小妹妹,那些大哥、大姐们很多现在已经成为国家各部门重要领导,虽然很少见到他们,但我心中永远有他们的友谊和温暖。后来,我也成了老大姐,我的周围也有了那么多年轻的朋友。青联的前辈们为我们树立了榜样,我们作为后辈更要十分珍惜青联的名字、做青年的表率。
  真是时光流转、岁月如梭,青联迎来了六十周年纪念,我要把青联赋予我的种种回忆珍藏起来,作为最美好的回忆。

  (关牧村,国家一级演员,第七、八届全国青联副主席)

  

  编辑: 方舟 来源: 中华儿女 特刊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1]
  • 评论人:[匿名] 时间: [2011/2/25 17:26:19] IP:[112.66.71.20*]
  • 我也正在改文章,给“宦娘”加文字,怎么看见有篇新文章了。哈,真是天涯共此时。 偶在朱逢博网站,看见我们成都一两代关牧村歌迷文章,他传了我许多东西,正在加。 细雨

欢迎光临关牧村网站  让我们沐浴关牧村的天籁之声  学习关牧村的慈善博爱精神

copyright 2000-2009 中网 ( zw78.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号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