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心连心 > 详细内容
一轮明月从海上升起—记女中音歌手关牧村
发布时间:2011-5-11  阅读次数:3922  字体大小: 【】 【】【
  

题记:

理想的风帆难免有逆风苦雨的侵袭,在命运的颠簸中,却能展示出智慧的光芒。

说起一些走红走俏的歌星大腕,人们总是褒贬不一。尽管他们的歌声使观众为之陶醉,但说起某些人的品格,却也无法使人满意:

×××真是让人不敢相信,挣了那么多钱,还要偷税,漏税......

“听说××非要5万元出场费,否则不去。”

“今天早晨中央电台的《新闻纵横》里都播了,××因为在后台数钱,耽误了上场演唱的时问,让观众等了15分钟......

×××对于歌迷真是不礼貌,人家让她签名,她却理都不理,拂袖而去。”

这也许只是些个别现象,但这也确实反映出歌坛明星的某些侧面。这些议论,也许有些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但它确实是反映出人们的一些看法,更反映出老百姓对明星的期望,他们多希望他们所喜爱的歌星,不仅歌唱得动听,而且人品也好,他们应该是德艺双馨啊。

歌坛新秀关牧村,就是人们所喜欢、所热爱的一颗明星。

从《打起手鼓唱起歌》到《吐鲁番的葡萄熟了》,从《假如你要认识我》到《一支难忘的歌》,关牧村把那么多歌唱得使听众为之赞不绝口。每当人们听到这些歌时,都会被关牧村那醇厚、圆润、甜美、音域宽广的音色所感染,人们喜欢她的歌声中那种天然的魅力。或平实,或激昂,或欢快,或忧伤,或热情,或深沉,她的表达总是恰到好处。她的歌声,委婉含蓄,却不乏激情洋溢,她的歌声既有浑厚自然的中音,又有漂亮的高音。她的歌声清新隽永,又充满着时代的特色。

提起关牧村,无论是音乐圈里的人士,还是普通老百姓,对其人品与艺术都会交口称赞。在一次由中国文联组织的万里采风活动中,我遇上天津的一位老同志,很自然地谈起了关牧村。这位老同志说:“我们天津出了个关牧村,这是我们的骄傲。小关可是个好同志,她没有一点儿名人的架子,从不摆明星的谱儿,不少人有了困难都愿找她帮忙。一个歌舞团的普通工人,家里好不容易装上了个电话,但装上不久,就经常出毛病,不是打不进来,就是打不出去,又赶上快过春节啦,特需要用电话,但去找了几次电话局,就是不派人来修。这个工人想到了关牧村,觉得小关肯定面子大,名人有名人的效应呗,但又不太好意思去找她帮忙,这么点事儿也去麻烦人家,也不像话,这件事我听到了,给小关一说,没想到小关痛痛快快地说,放心吧,我去找电话局,没出两天,电话局就派人来修好啦。

这位老同志说起关牧村,话真是没完没了,他说:人家都说墙里开花墙外香,可我们小关是墙里墙外都香啊。

的确,不少名星,当你远远地看他时,会觉得他光芒四射,但当你走进他的生活时,或从近处去看他时,便发现他不少的不尽如人意之处。

我有机会几次接触关牧村,感觉与那位老同志讲得一样。忙时,从与她的交谈中,才得知她的人生之旅走得多么艰辛。

关牧村从呀呀学语时,就受到了妈妈歌声的熏陶,她的童年是在母亲的悦耳的歌声中度过的,但苦难不久就降临在她的生活中,这都是因为那个人人都不可能摆脱的“出身”。关牧村的父亲原是个国民党的军官,后来所在部队起义,解放后也就成了国家干部,但在“反右”斗争中,受到了批判,并且强令其退职。从此,父亲政治问题的阴影便笼罩着关牧村幼小的心灵,她的母亲在忧伤中患了癌症,于1963年去世,年仅十岁的关牧村就挑起了家务的重担。1966年的夏天,她父亲又从天津调到山西去工作,家中便丢下她和弟弟,姐弟二人相依为命,过着孤儿般的生活。而且,在“文化大革命”中,这个本已破碎的家,又被红卫兵抄了多次,家中一贫如洗,日子更是难熬。

苦难的生活,并没有把关牧村压倒,这个曾在妈妈甜美的歌声中成长起来的少女,摆脱了柔弱,磨炼出刚强与韧性。她像石缝间的小草,挣扎着顽强地向上,向着天空伸展着。政治上受歧视,心情苦闷,她就看书解闷,唱歌消愁,她深深地爱着音乐,音乐成了她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有机会,她便一展歌喉,那时她自己学会了很多歌,那首歌剧《白毛女》中喜儿唱的《北风吹》是她特别喜欢的:“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唱着唱着,她觉得这首歌好像就是为自己写的,在远方的父亲什么时候才回来啊,唱着想着,她的眼睛里早已噙着泪花......

关牧村从小学剑中学,在老师的精心培养下,她的歌一天比一天唱得好听,每次文艺汇演中,她总是难以下台,因为大家总是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她唱一个再唱一个。老师和同学们都建议她去报考音乐学院深造。关牧村何尝不想去进一步学习,她早就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要当一名歌手,音乐就是她的生命所在啊。要不是音乐给了她生命的力量,她真不知道那么大的压力会怎样去承担。理想和风帆难免有逆风苦雨的侵袭,在命运的颠簸巾,却能展示出智慧的光芒。关牧村先后报考过天津音乐学院、铁道兵文工团、天津歌舞团和战友文工团,尽管这些单位都很赞赏她的歌唱天赋,有的音乐工作者说:“关牧村真是难得的女中音,她的音色太美了。”但最终拍板要录取她时,总是因为她父亲的“问题”而不敢录用。面对一次又一次的打击,面对冷酷无情的现实,她没有灰心,更不气馁,她相信只要灯里有油,总有一天会被点亮。她也特别喜欢一段这样的格言:

“人的一生中,最光辉的一天并非功成名就的那一天,而是从悲哀与绝望中产生出对人生的挑战,从勇敢迈向意志的那一天。”关牧村没有进文艺团体,她被分配到天津钢锉厂学车工。干车工,她也积极肯干,多次被评为先进生产者。在繁重的劳动之余.她还是利用业余时问向一位老音乐工作者求教学习音乐,在工厂里,她开始走上了业余歌唱的道路。

1973年,她在天津市职工文艺汇演的舞台上,演唱了一曲《打起手鼓唱起歌》,轰动了全市,一时间,收音机里放的、青少年嘴里哼的全是这首歌,关牧村的名字也随着歌声传到了四面八方。可是,在“四人帮”专治的年代里,忽然传来一道禁令,《打起手鼓唱起歌》不准关牧村再唱了,连作曲家施光南也遭到了批判。关牧村没有哭泣,没有悲伤。不让她上舞台,她就到工人们中间去唱。人民群众是最有权威的评定者,工人们为她的歌唱鼓掌欢呼,她得到了最好的鼓励。

“四人帮"”被粉碎了,关牧村的艺术生命也获得了新生,1977年,她被调入天津歌舞团,成为女中音独唱演员,理想的航船乘风破浪,终于到达了彼岸。关牧村的美好理想实现了,她把十年浩劫和恩恩怨怨抛在了一边,她一心扑在提高自己的演唱艺术上。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的演唱得到了中外听众的公认。中国最大的一家唱片公司,即中国唱片总公司为关牧村先后录制了三盒专集,电台、电视台请她录制音乐节目,关牧村如同大海上升起的一轮明月,又似百花园中一朵带着露珠的玫瑰,她的歌声拨动着你心灵深处的琴弦,引起你的共鸣,把你带到艺术的境界中去。

关牧村走过了坎坷,经受了磨难,这些都是她的精神财富。而在顺利之时,她也没有一点点张狂,依旧是那个朴朴实实的歌手。她被选为天津市的“三八红旗手”,她又被选为全国“青联委员”,共青团中央还授与了她全国“新长征青年突击标兵”的称号。

关牧村的人生之旅,她的艺术道路,同样也引起电影界和作曲家的兴趣,题名为《海上生明月》的音乐电影片,就是以她的经历为素材创作拍摄的。

祝福关牧村和她的声乐艺术像海上升起的明月那么美丽。

1996年秋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1]
    暂无已审核评论!

欢迎光临关牧村网站  让我们沐浴关牧村的天籁之声  学习关牧村的慈善博爱精神

copyright 2000-2009 中网 ( zw78.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号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